jx1h 0q2e my60 7x5f 42sm 9fl3 4a2q dhjp 4gwa 8820
天籁小说 > 玄幻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第1242章 没希望的国家
    有人离开戴高乐机场,还有些人得等待其它早班飞机前往欧洲其他地区。

    到了上午八点多,瓦西里、列昂尼德两个和其他十多名承包商转机前往意大利米兰,飞机不到一小时就到。

    两名红魔鬼没和其他人出了机场就前往米兰城区,就从个接头人那里拿过两个小包,之后就返回机场,打算去餐厅吃上份不错的早餐。

    昨夜的红眼航班他们两个坐的是头等舱,之后在戴高乐机场的转机休息区洗洗刷刷又休息了5个小时,这会精神饱满,就是肚子有点饿:巴黎飞米兰的早班飞机不提供早餐,只有饮料。

    一进餐厅,列昂尼德少校要了杯意大利人早餐常喝的卡布奇诺咖啡、一份火腿,再来了两个羊角面包。

    瓦西里中校选的是羊角面包、腌肉和一杯酸奶,再来了个煎鸡蛋。

    看了下时间,上午九点三刻,这会两人说的是非常纯正的意大利语,要是再晚点就会被服务员当外国人——在意大利,上午10点以后只有外国人才会点卡布奇诺咖啡,这是意大利人早餐时才会选的饮料,类似于老板张楠在纽约庄园里早晨时才会喝的豆浆。

    瓦西里吃得比较快,最后喝咖啡时问列昂尼德:“你的阿尔巴尼亚语还靠不靠得住?”

    “凑合,没忘光,至少到了那边找得到地方吃饭。你怎么样?”

    瓦西里微微摇头,“忘得差不多了,谁会想到还要去那个鬼地方。”

    两人多年前学习过一段时间的阿尔巴尼亚语,但不算精通,瓦西里还以其他身份去过一趟地拉那,那是十年前的事情。

    200多万阿尔巴尼亚人说阿尔巴尼亚语,塞尔维亚科索沃地区还有一百多万人说这种语言;在希腊与阿尔巴尼亚接壤的小部分地区,还有意大利南部的阿尔巴尼亚人聚居区也有人说。

    全世界说阿尔巴尼亚语的人也就400来万,小语种,没事谁会去学,瓦西里同列昂尼德两个是目前这支红魔鬼里唯二学过阿尔巴尼亚语的人。

    需要有人预先潜入,这两位当仁不让,更别说他们还精通意大利语。

    在阿尔巴尼亚比较大的那些城市里,会说意大利语的不少,最近两年多在阿尔巴尼亚首都地拉那同都拉斯、发罗拉这些个海港城市里,常有意大利商人同少量游客,所以这次瓦西里两人去地拉那是冒充意大利商人。

    两名经验丰富的超级特工提前抵达,看看能不能做些准备工作,原本目的很单一,但就在刚才取东西时,接头人给了一名在地拉那已经混了差不多一年的意大利小军火贩子的电话。

    那家伙欠过“联合力量”驻意大利分公司中某人的一个大人情,这趟刚好可以用上。

    不怕那家伙不配合,他老婆孩子、爹妈丈母娘全在意大利,跑不到天边去。

    ……

    过安检准备登机,米兰机场的安检水平就在防防枪支弹药的水平上,对于瓦西里两人身上塞着的几大刀100000面额的意大利里拉视而不见。

    面额超大,这一张十万里拉其实也就相当于50多美元,做个意大利人还得有个不错的算数基础,不然买东西都算不清楚。

    从前年开始,阿尔巴尼亚的货币“列克”基本崩盘,去年刚出过一次新版货币,今年年初又传出消息将发行更大面额的列克,外国人去那边办事最好带点意大利里拉。

    美国这会对穷得快当裤子的“山鹰之国”丝毫不感兴趣,在意大利生活、工作的阿尔巴尼亚人不少,意大利货币在阿尔巴尼亚几乎什么地方都能用,硬通货,比美元要好使得多——你给人家美元,人家可能都不认识!

    分公司给两人预定的居然是阿尔巴尼亚航空公司的航班,这可难得:整个阿尔巴尼亚民航就一架客机,那帮白眼狼自个把自己玩死了!

    恩维尔-霍查这匹中山狼统治了阿尔巴尼亚长达四十年,华夏人对阿尔巴尼亚整出个很贴切的顺口溜,用“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形容阿尔巴尼亚前些年的情况:

    一盏红绿灯:车少。

    二牛抬杠:牛车是主要交通工具。

    三群当道:牛群、羊群和鸡群。

    四处碉堡:以碉堡武装保卫祖国。

    武警林立:警察和便衣警察多。

    六亲不认:霍查多疑,法律连坐。

    七窍不通:闭关自守,自绝于世界文明。

    八面威风:霍查做派。

    久久不变:体制僵化。

    十分落后:欧洲最贫穷的国家。

    华夏断了对白眼狼的援助后,专家撤离,白眼狼的空军就抓瞎,他们从来没认真钻研过白拿的12架、80多架歼6…

    空军是高技术兵种,阿尔巴尼亚人压根就不具备使用和管理的技术,这完全怪他们自己!

    华夏方面除了援助相应的维护保养工厂、零件厂,甚至连地下机库都一同修建好了。

    但阿尔巴尼亚空军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阿尔巴尼亚人是游牧民族后裔,天生比较疏懒。

    性格是强悍、固执,阿尔巴尼亚黑帮正入侵西欧,但阿尔巴尼亚人一贯对劳动和学习兴趣不大,喜欢安逸懒散。

    当初他们根本无心向华夏学习相关技术,基本是华夏专家实际操作,在1978年华夏专家撤离之后,阿尔巴尼亚无力维护那些飞机,他们的所谓技术员甚至连基本仪表都看不懂,更别说如何修理!

    到了80年代,那些军用飞机还可以升空的寥寥无几,只能堆在地下机库甚至露天放在机场草坪上任其生锈。

    谁让这帮白眼狼只会换,当初一贯认为华夏天经地义会白给他,没了再要就是。

    几年前阿尔巴尼亚的空军就已经完蛋了,几乎所有的战斗机全部趴窝,不仅仅是因为穷买不起燃油的问题,还因为一些小毛病都不会修,飞不了。

    到现在,曾经齐整的阿尔巴尼亚空军可能连一架还能升空的战斗机都拿不出来:根本没到使用寿命,他们自己给整废了!

    搞笑的是前两年白眼狼还想买些美国的F16战斗机,替换掉那些白拿来的飞机,然后…

    他们发现了个对他们来说不可思议,也很残酷的现实:美国人说先要向我们靠拢,之后要买问题就不大了,给钱就行。

    国际行价,真不贵你的,一架几千万,只收美元。

    阿尔巴尼亚人傻眼了:这时候他们发现原来飞机是要花钱买的,全世界只有华夏会无私的送他们东西、支援他们。

    空军如此,民航更加,如今阿尔巴尼亚整个国家就一家去年成立的航空公司在运营:阿尔巴尼亚航空公司,全公司就一架加拿大生产的庞巴迪DASH8涡轮螺旋桨支线客机。

    这架飞机还不是这家航空公司自己的,而是从奥地利一家航空公司租来的。

    坐着这架小飞机,1个多小时后抵达地拉那机场,瓦西里同列昂尼德看到机场内停机坪上的飞机还是有几架,不过全是非阿尔巴尼亚的航空公司所属飞机。

    这是个没希望的穷光蛋国家,已经彻底废了!